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发烟手榴弹 >

英超赛场上的球迷文化你听说过哪些趣事?

归档日期:11-15       文本归类:发烟手榴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足球现场观众最重要的一项转变,是以往足球比赛中球迷大半时间都站着,现在则多半坐着。英甲和英乙某些球队还是能让人站着看比赛,但这些看台狭小而且往往空着一半,就算是看台全满的时候,人数占优势的季票观众以及对场内走动的严格管控还是会硬生生把过去那些自然聚集在一起、站着唱歌的球迷给打散。

  现在再也看不到人群形成的大浪冲刷老旧的露天看台,或者是青少年挤在场边看板旁形成的凹凸线条。观众的密度和形状曾经会随着他们的情绪和动作产生变化,如今在全坐席球场只剩下一格一格的死板景象。只有在球转移位置和剧情翻转的时候才会被人群起立坐下的垂直起伏给打破。但有些爱找事儿的俱乐部连这一点也想管,扬言要把太常站起来和站太久的球迷请出球场。如此说来,看台座椅不止影响了英国足球观众的经济和人口组成,还是监视管控的重要工具。

  从前那些最无法无天的行为,危险的推挤、蹦窜、闯入草皮、纵火、在球场内攻击客队球迷,现在几乎全数消失。各种不当行为的发生率甚至降到了史上最低点。2010/11赛季期间,因足球相关的骚乱事件遭到逮捕的个案只有3000多例,是自1985年有记录以来的最少一次。有超过1/4的比赛未发生任何逮捕事件,职业比赛的平均逮捕人数也只有1人。

  球迷挑衅对峙的情景也十分少见。球场内当场开干的当然更少。座位规划不是唯一的原因,警力、禁令、安保和闭路监视器都起了重要作用,但座位并不只是规范身体,它还能抑制群众情绪高涨。大家都坐得安安稳稳的时候相对很难唤起大规模骚动所需要的那种集体狂喜、愤怒和脱序。

  除此之外,其他看起来可能少有改变。群众非语言方面的表现过去20年来明显没有太大变化,大量使用侮辱的手势依然是家常便饭。即使有了座位,观众依然会高兴的跳起来。比赛遇上关键时刻,围巾墙依然会和特定歌曲一起出现。

  进球庆祝则小有创新。凯尔特人球迷开始“碰头”(The Huddle)庆祝;格拉斯哥流浪者球迷的庆祝动作则是“蹦蹦跳”(The Bouncy);曼城球迷模仿波兹南(Lech Poznan)队的球迷,进球时全体转身背对球场,勾肩搭背上下蹦跳,这在波兰被称为“Le Greque”,到了曼城叫做“The Poznan”。

  不过,现在总有一种不太对劲的感觉。虽然新球场明显带来了安全与舒适,但很多球迷仍然觉得失落。上千条留言信息和球迷博客上都能读到同样的看法:没错,球场现在很多方面都有所改善,但我们却不再像从前那样大声歌唱了。事实上,1970和1980年代,群众的歌声已被视为支持者的最佳典范,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利物浦的柯普(Kop)看台。但2012年,加雷斯-罗伯茨(Gareth Roberts)与其说是生气,更像是感伤的写道:

  “才几个星期,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主场球迷的声势被一群支持英冠升班马球队的客场球迷给压过去了。两次都一样,这些做客的代表团不止声音更大,明显更加热情,更加挺自家球员,而且还嘲笑我们:‘你们有名的气氛到哪里去了?’‘你们的加油烂的像渣一样’,‘这里根本就是图书馆’等等。”

  今天的利物浦主看台不一定总是这样,但偶尔竟然会出现这种窘境,这已说明了足球观众行为上的巨大变化。近来不少豪门俱乐部尝试在观众席增设合唱区和站立区,此举证明足球管理单位和群众深切担心,旧时代美好的气氛,那些忠诚友爱和欢声喧闹,假如不能传承下去,某种重要而珍贵的东西也将随之消失。

  歌声和欢呼实际上是只是其中一环,更广大的球迷表演文化正在逐渐消失。举例来说,看看1970和1980年代的观众照片,尤其遇上大比赛,一定看得到各式各样、不拘一格的自制服装和挂旗。这类作品可以追溯到20世纪早期,当年是足总杯决赛的特色,有亲手制作和改造而成的球队颜色的高礼帽、身着手缝球衣的泰迪熊、特大的花环,最重要的是旗帜和看板,用胶带贴出的字体方方正正,别具特色。“守门员神扑,皮尔森捡漏”、“火爆铁蹄烧毁阿森纳威利”、“乔伊-乔丹射门快过利兰汽车”。

  这类手工艺文化仍残存在今日球迷当中,尤其每当要抗议俱乐部高层和董事的时候就会出现。其中,又以在利物浦最常见。这种标语有时天马行空:“斯科特好凶,到汉堡王点到大迈克也成功”;有时怒气冲冲:“香克利建设,美国佬破坏”。土耳其加拉塔萨雷(Galatasaray)队立起“欢迎来到地狱”的标语,利兹联球迷也搬出自制的看板酸溜溜的回应:“欢迎来到文明世界”。

  今日去场边或许还看见得到一些挂旗,但更有可能看到的是满坑满谷的复制球衣。1970年代的足球场几乎看不到复制球衣,现在它却是看台上最多人穿着的单品。虽然群众在消费层面同质性越来越高,但英国始终排斥欧陆铁血球迷的做法。事实证明,对于用大喇叭或大鼓指挥合唱,人手一支信号弹、烟雾弹和烟火,以及在场外恫吓球员和教练的行径,英国球迷多半兴趣缺缺。

  球迷最离经叛道的行为直到1980年代还存在,可惜现在已经看不到了,那就是裸奔与遛鸟。当代能相提并论的只有啤酒肚,特别是那些寒冬打赤膊游行的纽卡斯尔联球迷。足球迷的各种表演欲当中,与这种过分崇尚名人文化的年代更相呼应的,也许要数卡尔-鲍威尔(Karl Power)这种鱼目混珠式的恶作剧。2001年,曼联在欧冠对阵拜仁慕尼黑(FC Bayern Munchen)的比赛开始前,他成功混进先发阵容和大家一起合照。2003年,曼联对利物浦开赛前,他安排11个人跑进球场,重演两队上回遭遇时利物浦门将杜德克(Jerzy Dudek)胯下漏球,让曼联前锋弗兰(Diego Forlan)轻松补射的一记进球。鲍威尔的戏班子接着跑到一旁嘲笑利物浦球迷,鲍威尔本人从此被永久禁止入场。

  1980年代的球迷虽然会不守规矩的单闯球场草皮,但对于丢东西进场可谓相对小心。1960年代,布伦特福德队(Brentford)的球门被扔手榴弹是少数特例。保罗-加斯科因离队转投热刺之后重回老东家,纽卡斯尔联球迷拿火星巧克力棒丢他,相比之下无伤大雅。绰号“加扎”的加斯科因还当场捡起一根吃掉,从此蔚为美谈。切尔西球迷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会往场内大丢芹菜庆祝胜利,直到俱乐部2007年明令禁止。1990年代早期,气球短短流行过一个赛季,最令人难忘的就是格里姆斯比(Grimsby Town)的充气鱼大军。不过香蕉还才是最常见的弹药。球迷中活跃的种族歧视分子把丢香蕉当成人身攻击,但这种行为如今已少有所闻。

  现在比较容易看到球迷丢东西抗议俱乐部的经营走向。1997年,前网球选手改行开健身中心的大卫-罗伊德(David Lloyd)任职俱乐部主席,球迷不满其经营策略,把上百颗网球丢进场中。近一点的还有布莱克本球迷为了抗议俱乐部金主文姬集团(Venky’s)愚蠢顽固,在伊伍德公园球场(Ewood Park)放鸡乱跑,因为文姬集团是印度禽肉加工业的大财团。搞破坏的也有高科技的选择。注意那些出现在主罚点球的球员眼睛附近或等着开大脚的守门员脸上跳动的微弱绿色光点,那是激光笔的光。这东西在2000年代晚期率先在欧洲赛场上走红,随后也开始出现在英格兰。报道最大的一起事件是2011年切尔西球迷拿激光笔干扰曼城球员。不过大家还是偏好原始一点的工具,只要火气被撩的够旺,球迷就会拿硬币和打火机狂扔球员和工作人员。

  所以说,即使球场内的情感建设经历众多变化,即使现在受到更多的管理和监视,英国足球观众一方面接纳了嘉年华般的气氛,一方面仍保有群众难以预料的一面。今天现场球迷的最吵闹最投入的时候,依然能够创造一股美妙的气氛。

  2009年赛季最后一轮,纽卡斯尔联晚间在主场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对上米德尔斯堡,要是没赢就会降级。结果那场比赛的90分钟内,你根本听不到别人说话也无法思考,人的能量转化为一面音墙,半是群众的嘶吼,伴随雷声嗡嗡,噪音和口哨声形成一座力场,整片音景先是包围而后吞噬了感官。不过赛季其他时候情况如何?平常的感受与过去有何不同?比起其他场合,足球场上对黄金年代的相思病或许最为强烈,但似乎几乎没有任何音档能赖以证明那糅合了怀旧之情的集体回忆。

  1970与1980年代,很少有人尝试系统性记录足球观众的声音,少数之一的是德斯蒙德-莫里斯(Desmond Morris)。为了《足球部落》(The Soccer Tribe)一书,莫里斯录下数场旧甲级联赛,以及牛津联(Oxford United)在丙级联赛近半个赛季的比赛,并将声音内容誊写成文字。他所整理出来的结果很适合用于尝试今昔对比。

  莫里斯在1981年将现场的声音初分为喧哗和歌唱的两类,现今仍然适用。首先,球迷会不断切换,时而静默时而发出笼统的喧哗。音调和音色因情绪起伏有很大的差异。第二,有些喧哗是针对场内外的特定事件所发,另一些比较像广泛的气氛音乐,还有一些则是突如其来的自然爆发。第三,不论哪一种喧哗,大多先从球门后方的主场看台发起,再零星的扩散到其他看台,客场球迷的关键作用在于炒热气氛,在球场两端你来我往、斗嘴谩骂。

  今日足球场内的音景结构,虽然很接近莫里斯笔下的描述,但次数不比从前。根据莫里斯的记录,大多数赛事当中清晰可闻的群众口号歌唱和集体喧哗一场比赛会出现大约130到160次,相当于每30秒就有一次。虽然没有具体佐证,但次数似乎明显高过现在大多数的英超比赛。此外,随意观察也能发现,现在现场听得到许多口号中,真正唱的只有极小一部分球迷,整座看台甚至全场大合唱的景象十分少见。

  如同1980年代,观众席的现场配乐主要仍由歌声、支持口号、加油和赞美组成。“Que Sera, Sera”、《你是我的阳光》(You Are My Sunshine)和《圣徒进行曲》(When the Saints Go Marching In),这几首歌依然是固定选项。抨击裁判和客队球迷喊的一样不外乎是“你犯蠢还不知道”、“裁判是傻逼”和“你是苏格兰人假扮的不成?”。

  个别球员专属的加油歌依然常见,从短歌到长曲都有。当代球迷至少在这个时候还保有创造力。例如女王公园巡游者的球迷用《快乐时光》(Happy Days)的主题旋律歌颂哈比-贝耶(Habib Beye),或者像利物浦球迷温馨的用迈克尔-杰克逊的《怪罪摇滚乐》(Blame It on the Boogie)向他们倒霉的后卫致意:“别怪芬兰(Steven Finnan),要怪就怪特劳雷(Djimi Traore),他就是收不住,他就是收不住,他就是收不住他的脚。”阿兰-希勒(Alan Shearer)从运动节目的解说嘉宾转任纽卡斯尔联主教练,战绩一蹶不振。球迷用《关塔那摩姑娘》(Guantanamera)一曲表示不满:“你早该乖乖留在电视机上。”同一首歌,布里斯托流浪者的球迷也拿来献给来自没落海滨小镇托基(Torquay)的对手:“你只在夏天工作。”

  谩骂警察或是恐吓叫嚣现在已经很少听到,只有重现历史场景才会出现。“讨厌警察你就拍拍手”、“警察都是猪,我们讨厌猪”,现在几乎听不到了。“小心你的头被踢进门”、“外头走着瞧”、“你准备搭伦敦救护车回家吧”和“你别想搭上车”同样也不复存在,偶尔才会伴随手势出现。如今看台上更有可能听到的是自嘲。曼城0-7落后米德尔斯堡之时,曼城球迷唱道:“每周都对你们好了”。1-8落败之后,他们爆出“轻松!简单!容易!”的欢呼。球迷的歌声或许不若以往,但那依旧是歌声。足球舞台经历过剧烈变化还能有今日般演出,实已展现出了不起的韧性。

  倒数七分钟,假如这个时候从比赛中抬起头,你会看到观众席开始拉出奇怪的阵势。身穿荧光橘或荧光黄的工作人员排队迈开沉重步伐,从看台高处往下走到球员通道和出口旁站定,或来到边线旁构成一道新的防御工事,隔开球迷与草坪。同时,也开始有三三两两的观众起身离场朝门口移动。有的人会在通道逗留,频频回望,一面查手表或手机。大家努力挤出排列紧密的座位时,会尽量缩起身子不引人注意。这些人提早离场,不是因为气到看不下去。有些人会在0-5大幅落后的情况下提早20分钟走人,这些人不是他们。提早离席是为了避开人潮先去搭车。再度强调,这并不是新现象。全坐席球场本来就比球场更容易看到观众先行离开,只是提早离席的情况却越来越普遍。这个现场现象虽小,却值得深究,尤其考虑到现在座位票价昂贵,况且最后关头球员累了,失误倍增,关键判决和进球反而更容易出现。

  哨音响起,比赛结束。球迷大声呐喊,发出嘘声或者嘀咕咒骂。人着急的往出口移动,人群开始快速解体。有些人仍然徘徊不去,多半是那些留下鼓掌目送球员离开的主场球迷。不过画面背景已经开始转向赞助商的广告看牌,摄影师、录音师和西装笔挺的播报员涌入草坪,与倒霉被选上的球员谈话。播音系统被调回最大音量,在空间里嗡嗡作响。随着人群与生命力逐渐流出看台,场内的音效越来越尖锐刺耳。客场球迷很有可能留到最后,再等个20分钟才能走。负责捡垃圾清理座位的低薪劳工军团慢吞吞进场。

  这一刻起,比赛逐渐被场面所取代。比赛当天的种种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媒体室里的赛后访谈和记者会。比赛就此与现实脱钩,在上百间色彩鲜明的摄影棚和地下室被剪辑、重播、分析,然后在Facebook和Youtube上流传、变形,之后又在广播节目的录音室、电视名嘴的沙发以及刊登于运动和新闻网站的赛事报道中以陌生面貌再度出现。100万个文字和100万张照片所能捕捉到的现场感受却只有那么少。香克利的铜像戴上围巾,变得和蔼可亲;几千双手拍打铁皮遮棚发出的声响;进球时在走道上抱着你转圈的陌生人;客场球迷把脸贴在车窗上朝你破口大骂。这一切思考和感受都是远方一次火山爆发的微尘,高高喷向大气,如今回落大地,深埋在层层交叠的个人回忆与集体记忆当中。借用德里罗的文字来说:

  “那天下午的浮光掠影,悉数聚集在一起。叫嚣、越界、恶毒的歌曲和谩骂,种种细如沙砾不可胜数的事物,全都磨灭不去的化为从前。”

本文链接:http://marktaddeo.com/fayanshouliudan/801.html